松白

殿前春秋01

米有画画打篇稿子吧费劲quq

真的是很久之前的稿子了,再看起来这些东西,想像着当时的心情,真的很难得呢。

这篇本来是当作剧本来写的,无奈之下添加了一些比较蹩脚的描写orz

前两段是从高进的角度写的,后一段是从陆的角度写的(真麻烦←_←)

其实它还有两段比较正常的……

 

——殿前春秋又几许,草木荣枯可奈何——

 

(一)黄沙常年席卷的漠北,此刻倒是难得的平静,一望无垠的平川在尽头处与夜幕融成一色,长空上弦月西斜,显然已过了人定时分。

高进回望了一眼身后浩浩荡荡的队伍,心中念着惭愧,这出征的七万人马里,大多是曾随他出生入死的军中同袍,几经沙场的历练,已是变得谨慎而沉稳,即使长途跋涉,夜不能寐,也无半句怨言,只是他身旁这位因出口不逊得罪圣上的儒生,不知能否受得住这行军的艰苦。

自出征以来,他便一反平日能言善辩的态度,终日寡言少语,呵,莫不是觉得自己受了冷落?

“此次北伐,卿以为如何?”

他微微一怔,大概是没想到自己会向他发问,只见他思索片刻,答道:“平定战乱不过两载,这狼族是有何等实力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重整旗鼓?臣以为,此战势在必得。”

好大的口气,果然如传闻一般轻狂。但他的分析又不无道理,可这没见过战场上真枪实战的人,是不是在纸上谈兵,也未可知。

“但愿如此。”

(二)账内的烛火受风的扰弄而飘忽不定,使得光线忽明忽暗,他看着陆承欢聚精会神清点物资的模样,嘴角勾出满意的弧度。

“军饷可还充足/”

陆承欢自然明白他的心里想的是什么,利落的答道:“一切准备就绪。”

“出战!”

(三)耳边的唳风犹如利刀,将裸露在甲胄外的肌肤割得疼痛,可他却无暇再感受这些,目光锁住前方不远处敌军落荒的身影,扬鞭催马。

  高进用余光观察了几处地形,心中猛然一惊:“此处地势凶险,若是我军继续深入,中了敌人的埋伏,恐怕是孤掌难鸣。”

他冷笑一声:“就凭他那副狼狈模样,你想让到嘴边的羔羊逃跑吗?”

“追!”

他竟是择了这样一个没野心的主子么?也好,最不济,战死沙场,还能讨得马革裹尸。


啊哈就是上学的时候画的师父www

【正文】殿前春秋 02

历史背景大概就是北宋初年,前朝老臣之子高进奉命北伐,实为避朝中争斗,新晋文臣陆承欢因得罪圣上赐[贬]官随从。

嗯呢就是个借助历史的半架空,细节什么的,实在不想查资料了orz

Ps:北宋文臣给武官的职位应该算贬职吧。。应该吧。。

 

不好意思第一章走丢了quq,这部分是从初战告捷开始的www

 

——————殿前春秋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本来想着寻个僻静地方醒醒酒的陆承欢,蓦地发现账外还有一个瘦小的身影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陆承欢柔声问道。

少年闻声转过身,恭敬地向他作了个揖“见过陆参将。”

陆承欢抽了抽嘴角:“什么参将不参将的,不过是个虚名罢了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阿魏。”

“黄金无假,阿魏无真。”陆承欢喃喃道“将军给你起的?”

“嗯.。”阿魏点点头。

陆承欢走到他身边,同他一齐盘膝而坐:“你才这么小,就跟了他来参军?”

“将军本来打算让我留在都城的,可是都成有有什么好呢?”

陆承欢来了兴致:“那你说说,都城哪里不好?”

阿魏托腮想了一会儿,嗫嚅道:“唔,我说不好,或许是太喧闹了吧...反正不喜欢就是了。”

“可这战场上,整日兵戈相交哦,血光相溅,也不是个干净的地方。”

少年噤了声,抬头望着天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“阿魏,你怕不怕流血?”

“流血..应该很疼吧..我..我怕疼。”

他摸了摸阿魏的头顶,以作安慰:“没事的,我们都会好好保护你的。”

阿魏向他肩上蹭了蹭:“如果有一天,你们都不在了呢?”

是啊,人都是会死的,更何况在这战场上。世人皆知,人死如灯灭,万事俱成灰。

他将少年揽在了怀里:“那你就要学会保护你自己啦!”

“嗯?”阿魏莫名觉得他的话并没有说完。

“当然,还有你生命中那些很重要的人,他们,都需要你。”